少女初次的指交:为什么情慾,让我这么罪恶?

时间:2019-06-27 15:48:27来源:凯伦购物  阅读:(16)收藏复制地址
转载:

因为我是个少女,就不能有慾望吗?其实,就像是青春期的男生一样,少女们对于性产生好奇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。少女达珂塔来稿分享,与同班男孩第一次的指交经验,两个人情窦初开的情慾体验,为什么只有少女一个人要感到罪恶呢?

作者:达珂塔

J 每天都陪我走回家。

夜自习放学后,他会来教室门口接我,等待我背上书包,和我一同走进夜色。

并肩的路上,姊妹们总在旁揶揄。「哎呦,都要男友陪,不要我们了。」、「见色忘友。」、「好闪!」、「手还不赶快牵起来!」伴随着女高中生那银铃一般的笑声。

J 总是笑而不语,只默默接过我手中的便当袋,当我一脸倦容时,甚至替我背起书包。当我们穿梭汹涌人潮,他总是走在前头,时不时伫足回首确认。

「你回头找我的样子,好像在找宠物呀。」我常笑着说道。

womany_model_993907_640_1548675217-13496-6657.jpg

熙熙攘攘的走廊上,他的兄弟望着他,都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,彷彿他赢得了什么东西。那些弯月一般的眉眼里,又带着淫靡。

出校门后,他习惯绕路,除了争取相处时间外,也领我到条暗巷。在校园内,要克制的太多,就连牵个手都可能被记过,或引来窃窃私语。姊妹们常问牵手了吗,亲过了吗,毕竟在公共场所,我俩几乎避免碰触彼此,只有走廊无人时才偷偷紧拥。旁人看我们好像没什么互动,直言:「真是纯纯的爱啊。」

她们并不明白,平静无波底下可能蕴藏暗涛汹涌;平时看来安分守己,本质可能放浪形骸。

我抱着 J ,他的臂膀从一开始的紧拥,慢慢鬆开,双手似乎寻问着下一步该做什么。我退开了,他的手窜入制服底下,抚上我的腰际,凑近我的脸询问:「我可以摸吗?」心跳好快,完全不知所措,我该回答什么?我想要吗?如今拒绝会不会很尴尬?我低垂着睫毛,望着他棉裤下那隆起的小丘。注意到我的视线,他道:「我好硬。」

该怎么办?太无助了。我既羞赧又徬徨地瞥了他一眼,继续敞臂相拥。

「我想摸。」他一手环绕着我,另一手探进制服底下,缓缓向上进攻,蓦然找寻到停留的地点,柔软的乳房。 J 先是用大手包覆着,感受伏起的形状,而后放胆按揉,隔着胸罩爱抚。不一会儿,不安份的手指探进胸罩里头,轻捏了捏蓓蕾。

「啊嗯……」我不禁惊呼出声,将他搂地更紧,随即想到自己的乳头一定是因兴奋挺立了,更觉得耻羞丢人。

J 的手转战另地,在裙摆底下,从大腿后方一路轻抚到臀部,又捏了一把。

「我可以伸进里面吗?」他问。我推开他的怀抱,更慌张了,望进他炙热的眼里,失去言语组织能力。「哪里?」我明知故问,只想拖点时间,还不想那么快作答。

「内裤里。」

我语塞。「我不知道……」好新鲜,好想尝试看看到底有没有小说里说的那么舒服?却同时恐惧,明明他都先告知会做什么了,依然感到惶恐。怕他下手太重,怕他情不自禁,做出更多事来。

womany_model_1753032_640_1548675367-13496-5766.jpg

「你想要吗?」他问。

「我不知道。」要我说出口,实在太羞耻了。

我们望着彼此,他一手搂紧我的腰,另一手渐渐从臀部游移到前方。

我的心七上八下,忐忑不安,他的指尖划过底裤滚边,我全身为之战慄,将头埋进他的胸膛,闷哼一声。「三角形……」他喃喃自语,温热的手掌覆上私密地带。这时我明白,在劫难逃了。

一根手指从侧边探进底裤里。我扭动着,肾上腺素飙高到危险的程度。他向上一碰,闯入小丘之隙。


「好湿。」他说。

我心里五味杂陈。幸好是湿的,才不会太痛……为什么湿了?我兴奋了吗?原来我其实很「想要」吗?手指在肉隙里滑动,原来这么湿润,几乎能够称上舒服……。

他将手指探进了穴口,我将他紧拥,全身上下每根神经都紧绷起来。越来越深,越来越深……。

「痛!」我喊,他随即停止动作,抽出来了一些,愣愣地望着我的脸,观察我的反应。

J 将手抽出后,举到我眼前,我握住他的手腕,想看清自己的液体。浓重夜色里,他右手食指上闪烁着晶亮淫液。心里突然感到一股成就和羞耻感。

我将脸凑近他的手指,深呼吸,用鼻息确认,幸好没有怪味,真的是爱液。见我如此,他也将手高举人中处闻了闻。

「嗯……没味道。」感谢上帝!没味道!

他将食指含进口中。「嗯,鹹鹹的。」他道,我颔首,不知所云,只得傻笑。 J 的双眼瞇成两弯新月,「我这样好像变态喔。」

小说的每个情节在眼前上演,我却觉得毫无实感。整个人轻飘飘的,好像一颗气球,若是他没拉着我,可能会失重飘向苍穹。

他确实是将手插进来了。这个事实在我耳旁嗡嗡作响,令我无法思考。一切发生得太快,上了车后就无法回头,而他连踩煞车都不想。

我伸手拿出百褶裙口袋里头的手机。「该回家了。」我对J说。「再五分钟。」

他的带着央求的语气,灰暗深隧的眼里,却是命令。我犹疑着。并非不愿继续,只是心里的恐惧疑虑挥之不去,在这阒黑狭窄的巷弄待下去,会发生什么不得而知。

J 向前一步,拥我进怀,并偷吻了一口。

「五分钟」这三个大字骤然出现在脑海里,当时我真的相信,我们只会再待上五分钟。夜晚流逝着,我挣扎几秒,开口说道:「那再一次。」

「再一次什么?」他问,眼里满溢藏不住的喜悦和兴奋。我羞于启齿,他摆明就是想听我说出口! 我垂下头,感到无比罪恶。「伸进来。」

这指令彷彿打开了他的开关,话音方落,J弯腰低头,将手探入裙底,从底裤上方往下伸探,包覆着我的秘密花园。出于慌张,我双臂环绕着他,将他紧搂。

指尖从缝隙轻滑过,我全身轻颤,自觉早已氾滥成灾。「超湿,好热。」他道。

抵达穴口时往内微微一探,我呻吟出声,将右脚抬高,试图分离两瓣。汨汨的泉水猖狂流出,他探进来时,似乎不是被肉瓣包围,而是温热的泉源。足够滑润,他的手指在底下移动自如,时而轻触小蒂,我憋不住叫声,娇喘连连。

「从来没有这么湿过……」我轻咬他耳根道,将他拥地更紧。

womany_girl_1968474_640_1548675209-13482-6669.jpg

他的手指缓缓地,深入了。可顷刻间,我又眉头轻蹙。「会痛……」明明把指甲剪短了,却还是感受得到指甲边缘轻刮的疼。

「我没有用力欸。」他解释着。和他体肉相贴的我摇摇头,他停下动作,抽出来,似乎有些手足无措。 J 将手自底裤收回,又看了看满手的淫液。无奈晚风特强,随即伴着风去了。

回家的路上,恍恍惚惚,我丧失了所有方向感。一切都感觉好不真实,却在脑海挥之不能去。轻捏乳头时全身的颤抖、抚上双峰的温热、他的硬挺隔着衣物抵着我的花丛……以及他的手指在我体内的感觉。母亲的叮咛犹如在耳:「女孩子要爱惜自己的身体。」

平板的人行道上,我们十指相扣,大步迈进。J询问我的感觉,「喜欢吗?」

「我不知道……」我说。「罪恶感好重。」

他沉默了俄顷。「我也是。」

脑袋胀胀的,昏昏沉沉。车水马龙的道路上,每家店舖都亮晃晃的,方才在暗巷里的事,彷若只能变成影子,躲藏起来,永恆地埋藏在心里。我止不住在心里质问自己:刚刚那么做对吗?会不会太快了?他会不会腻了就不要我?后悔了吗?我喜欢那种感觉吗?

那些缠动、微喘、湿润,全都是躯体的给的答案,心却徬徨了。

快到家门口时,我捏了捏他的手,似是确认地说道:「你不可以跟别人说喔。」

「当然。虽然很想说,但是……」我杏眼圆睁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他躲开了视线,继续向前看。「我不会说啦。」他的大手宠溺地摸了摸我的头。

我盯着他的手指。就是这只,就是这只手指刚刚在我体内。证据般的液体或许会消逝,但感受忘不了。

在家门前,和他再度相拥后,上了楼。在大门前故作镇定,深呼吸,脸色尽力装出从容淡定,唯恐被看出什么端倪。

「这么晚了啊是去哪?学校几点放学?」进门后,母亲在卧房里扯着嗓门问道。「量贩店,新开的那家。」心里如释重负,幸好她不在客厅,儘管她是相信了我的说词,还是有种欲盖弥彰的预感。

好像《舞孃》里面说的:「她的秘密不是光靠沉默可以守得住的。」

womany_girl_1733341_640_1548675245-13496-4620.jpg

到了自己的房间,我将手探进百褶裙,竟还有些湿润。我飞快整理好睡衣裤,走往浴室,经过妈妈的卧房时垂下头,以髮丝遮掩脸庞。

脱下底裤后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居然大半件都有湿了的痕迹。我看着水渍,心想应该是汗,否则连臀部的区域是湿的,太过吓人了。

既好奇又疑惑,我捧着底裤一闻,发觉果然是淫液。

莲蓬头的水洒满全身,我抚摸着自己,脖子,锁骨,胸,到下腹,却觉得此刻比不上当时赤裸。那个男人彷彿承接了身体的掌控权,在他手里时,是臣服于他的。我将指头缓缓放了进去,刚刚他也是这么在里面的吗?

那一刻,觉得自己好髒。「不自爱」、「公车」、「淫蕩」这样的词在我脑海里。我问自己:我还是处女吗?

后悔万分,罪恶感在心中凌迟。第二次是我和他要的,会不会被觉得很浪?倘若有一天别人知道了,会怎么看我?

很弔诡,插进来的人是他,我却要替他承担罪恶感。

少女的情慾呢喃:

女生真心话:我们不是不喜欢 A 片,而是不喜欢 A 片把女生当成性玩具

女孩告白:其实,A 片教会我许多事

青春少女的烦恼:妳,贞洁吗?


标签:

热门排行

猜你喜欢

热门标签最新品牌折扣

扫描二维码打开

周一至周六

9:00-22:00                  

凯伦购物  浙ICP备19024277号-1  Copyright © 2010 - 2016 http://www.kltph.com/ All Rights Reserved